中国光伏贸易战危机再现灭顶之忧

在这个寒冬笼罩全球光伏市场的时刻,我们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是坚持互利共赢,还是陷入无可挽回的困境?然而,美国似乎已经选择了后者,他们挥舞着“反倾销”和“反补贴”的大棒,直指中国光伏企业的核心。这一决策可能不仅引发欧洲的跟风效应,对中国光伏行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还有可能掀起一场全球范围内的贸易风暴,影响中国新能源产业的未来。

再度遭遇贸易的狠狠一击

正如古谚所说,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当中国光伏企业深陷经济寒冬之际,他们却迎来了来自遥远大洋对岸的一场“劫难”。

回到2011年10月19日,那一天德国光伏业巨头Solar World与其他六家美国光伏企业一同,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商务部提出了一项调查申请,他们要求对来自中国的太阳能电池(板)进行“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双反”调查。

“反倾销”是指为应对外国商品在本国市场上的“倾销”行为采取的一系列措施,而“反补贴”则旨在维护国际贸易的公平和自由,针对国家的补贴行为采取必要的限制性措施。

遵循所需的程序,美国商务部将在11月8日前后作出是否立案的决定。如果决定立案,随后将进行为期一年的调查。

新能源已经成为最近中美贸易摩擦的新焦点。大约一年前的这个时候,美国宣布展开调查,研究中国是否在国内清洁能源行业提供非法补贴,这一调查被称为“301”调查(详见2010年10月21日南方周末《中美新能源之争——美国国家利益超越全球气候大局》)。

一年过去了,“301调查”因为“补贴证据不足”而未能进展,中国光伏行业以为已经赢得了一场胜仗,然而,“双反”调查紧随其后。

“双反调查”与“301调查”之间的根本区别在于:在“301调查”中,中国有机会通过上诉到世贸组织来寻求公平,而“双反”调查则是基于世贸组织的“双反”协议,转化为美国国内相关法律启动的调查。

这意味着,在“双反”调查中,美国可以自行决定结果,而无需经过世界贸易组织的仲裁。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法律团队指出,

南方周末的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我部门的领导刘鹏旭就此事表达了以下看法。

如果这次调查确实认定了这一申诉请求,中国光伏企业可能面临高达100%的反倾销税。李俊峰,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的副所长,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意味着中国光伏企业几乎无法再进入美国市场,大门已经基本关闭。”

实际上,伴随着“双反”调查,美国企业还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措施,包括针对中国光伏企业的专利侵权诉讼、破产限制购买法令等一系列手段。

在这个月初,美国光伏零部件安装企业Westinghouse Solar向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提出了一项请求,他们希望对中国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光伏企业——阿特斯太阳能,以及美国本土的光伏组件安装专业公司Zep Solar进行专利侵权的调查。

几乎与此同时,美国能源部也在特拉华州的美国破产法院提交了一份文件,试图为即将破产的美国太阳能企业Evergreen Solar的太阳能电池板制造专利技术设立法律限制,这一举动也引发了广泛的关注。

为了限制外国实体获取由美国政府资助的技术,并阻止其掌握技术控制权,美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在此之前,中国买家曾表现出兴趣参与Evergreen Solar的资产竞拍。

当全球光伏市场陷入低迷时,美国采取的贸易保护立场愈发显著。

这种所谓的“强盗逻辑”是否符合公平贸易原则?

事实上,不仅中国,就连美国自身在2009年也对可再生能源提供了高达252亿美元的补贴。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归根结底,美国不愿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的研究员张燕生坦言,“在非市场经济体中,土地价格、汇率等因素都不是由市场决定的,但美国却坚持认为中国的补贴扭曲了市场。”

然而,根据国际反补贴法规,对不被认为具有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并不适用“反补贴”和“反倾销”的贸易救济措施。直到2016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之前,它一直被视为“非市场经济国家”。因此,美国一方面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另一方面却……

基于这一借口,美国不惜挥舞着“双反”巨大的权杖,对中国发动了贸易攻势。

然而,业内更为担忧的是“双反”行动所可能引发的连锁效应。根据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定,一旦某个成员国的反补贴调查认定了补贴措施,其他成员国可以直接援引这一调查结果进行自己的反补贴调查。

这种担忧并非毫无道理。几乎每一次美国采取“贸易救济”措施时,欧洲联盟都会紧随其后。

以2010年10月为例,仅仅不到一个月之后,欧盟委员会的贸易委员德古赫特就表态称,欧洲产业界普遍认为中国政府的补贴导致了中国产业与欧盟产业之间的“不公平竞争”。

很显然,欧盟也有可能会借此机会,提出更多的反补贴调查申请。值得一提的是,领导这次“双反”调查的Solar World,实际上是总部位于德国的最大光伏企业,尽管在美国市场销量有限,但可以视为欧洲市场进一步打压中国企业的策略布局。

目前,美国市场仅占中国国内光伏企业出口总量的约10%,但这一数字可能会在……

绝大多数国内的光伏产品都出口到了欧洲。“如果失去了欧洲市场,对于国内光伏产业来说,将面临毁灭性的后果。”李俊峰深知这一现实。

华府的唯一选择

早在2011年7月,李俊峰就获悉了Solar World与其他六家美国光伏企业在华盛顿推动立案的计划。尽管他曾多次与Solar World 进行交流,但后者并没有对“中国伙伴”留下任何善意。

“不留情面”背后隐藏着美国光伏企业的困境。

自7月以来,美国已有三家光伏企业相继宣布破产:位于加利福尼亚州的Solyndra,位于马萨诸塞州的Evergreen Solar,以及纽约的Spectra Watt公司。其中,加州的Solyndra曾是全美第一家政府资助的太阳能企业,其破产曾让奥巴马政府陷入危机之中。

根据美国可再生能源市场研究机构“GTM研究公司”的数据,过去一年里……

美国大约有五分之一的光伏产能已因破产或停产而消失,主要原因是无法与中国廉价太阳能产品竞争。

在2009年,张燕生曾前往美国进行调研,他发现:自2000年以来,美国在新能源领域的发明专利申请出现了负20%的增长率。张燕生指出:“美国目前正在投入大量人力和财力,以重新建立其在这个领域的领先地位,这可能需要至少5年的时间。”

在此过程中,对于美国来说,使用贸易保护手段来支持其新兴产业发展似乎成为唯一的选择。考虑到当前陷入困境的美国经济,除了实行量化宽松政策外,通过贸易摩擦来恢复出口也被视为华府政府的必然选择。

此外,美国的大选正在逼近。与每一届选举一样,“贸易保护”一直是华府政治家争取选民支持的重要筹码。各种迹象表明,奥巴马政府也选择了采取相同的道路。

在10月11日,美国参议院以63票对35票的支持通过了《2011年货币汇率监督改革法案》,旨在促使人民币加速升值。随后,针对中国光伏行业的……

中国光伏企业的“双反”申请不可避免地将在美国商务部展开立案程序,这在目前的背景下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斗争可能导致双方同归于尽

目前,牵涉到“双反”调查的中国光伏企业正在积极采取各种措施来“对抗”美国的贸易行动。

尚德电力已经在美国聘请了相关律师,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一系列法律诉讼;英利绿色新能源则一方面坚称公司积极参与公平竞争,无意损害美国公司或工人的利益,同时也在考虑如何应对这一申诉。

李俊峰及其所在的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已与5家美国企业——通用、第一太阳能、应用材料、杜邦以及康宁公司进行了交流,希望这些企业能与华盛顿政府进行对话。

这一行动源于中美之间太阳能贸易差距的扩大。据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副理事长孟宪淦提供的数据显示,这一贸易顺差已经达到了18.8亿美元,而上述五家企业在中国的销售额每家都超过了一亿美元。

李俊峰寄望这些美国企业能够积极游说美国政府,劝说他们重新考虑“双反”调查对全球太阳能产业的不利影响,以期达成更加和平的解决方案。

但迄今为止,上述企业的立场仍然未明确。

在孟宪淦看来,赢得这场贸易战的关键在于政府的立场。实际上,中国并非毫无反击之力。在美国政府决定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征收惩罚性关税时,中国曾表示,将启动对美国出口到中国的肉鸡和汽车产品进行审查等“贸易反制措施”。

“采取贸易反制措施是中国应对‘双反’的一种有效途径,但关键在于是否会导致中美关系的进一步恶化。”李俊峰表示。

目前的形势并不令人乐观。2011年,中美贸易总额预计将超过4500亿美元,而光伏产业的出口额占其中的200亿美元,仅占不到5%。一位曾参加商务部针对“双反”问题内部会议的专家表示:“目前我最担心的是政府的不积极应对。”

“光伏企业现在只能怀抱着不怕死的决心,要么东山再起,要么与玉石俱焚。”李俊峰感叹道。